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养殖大菱鲆常用饵料携带的细菌与其疾病发生的相关性分析

刘朝阳

   大菱鲆自1992年引入我国以来,以其独特的生物学特性,迅速发展成为我国海水养殖的一个支柱产业,由此引发了我国海水养殖的第四次浪潮。截止2005年,养殖面积已超过500多万平方米,养殖企业数量达700多家,产量近5万吨左右,总产值超过70亿元人民币,已取得了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然而,在大菱鲆集约化养殖深入发展的同时,由于养殖密度过高、残饵、粪便等的积累,致使病原微生物大量繁殖,造成鱼体发病,疾病问题越来越成为制约大菱鮃养殖业健康、稳定和快速发展的瓶颈。 为了查明病因,找出病原细菌的真正来源,我们课题组于2005~2007年间,对山东省的大多数大菱鲆养殖场展开饵料细菌调查,在调查的上百家大菱鲆养殖厂使用的饲料中,有90%以上的厂家使用的饵料都携带有不同数量的细菌,尤其是使用小杂鱼的养殖厂,细菌含量多在106CFU/g左右。为了查明饵料携带细菌与养殖大菱鲆疾病发生的关系,在调查的过程中,我们有幸获得了烟台一家大菱鲆养殖场的患有腹水病的大菱鲆和饵料小杂鱼,通过对这个养殖系统的井水、养殖池水和小杂鱼的细菌检测,发现小杂鱼携带细菌与从病鱼体内获得的细菌具有形态上的一致性,通过人工感染试验,发现这两株细菌(FS-1和RF-1)都是致病菌,都能使健康的大菱鲆患上腹水病,其发病特征基本一致。经过API-ID32E鉴定结合传统的生理生化鉴定,并进行16SrRNA基因序列分析,细菌FS-1和RF-1为同一种细菌溶藻弧菌(V.alginolyticus)。 用同样的方法,发现莱州、蓬莱和威海三家大菱鲆养殖厂的大菱鲆均不同程度的患上了白便症,而且这三家养殖厂使用的颗粒饲料所携带的细菌与病原菌具有一致性,经上述方法进行严格的细菌学鉴定,这两株细菌(BB-1和KL-1)为假交替单胞菌属(Pseudoalteromonas sp)中的某一种细菌。 在此研究的基础上,对这四株株细菌进行了药物敏感性试验,试验结果表明细菌FS-1和RF-1的药敏谱基本一致,细菌BB-1和KL-1的药敏谱也一致。再次表明小杂鱼和颗粒饲料携带细菌也能导致大菱鲆发病,它们是大菱鲆疾病发生的直接传染源。但是,从卫生的角度分析,颗粒饲料携带细菌的量明显低于小杂鱼细菌的携带量。 同时,对动物性饵料也进行了细菌检测,虽然没有直接证实苗期大菱鲆疾病的发生与动物性饵料携带细菌之间的关系,但是它们携带的细菌量巨大,尤其是轮虫,细菌数量可达到1010CFU/g左右。在对威海一家大菱鲆育苗场的疾病调查过程中,发现冰冻卤虫携带的细菌有90%以上都是弧菌属细菌,而且优势度极高。对于这些携带细菌和弧菌的致病性没有深入研究,然而可以预言这些携带有某种优势度极高的细菌的生物饵料必然会导致苗期的大菱鲆发病。另外,莱州一家条斑星鲽育苗场10余天的幼苗发生可疑的腹水病,通过对整个育苗系统的细菌调查发现,从患病鱼体分离到A、B和C三株细菌与从轮虫获得的三株细菌LH-1、LH-2和LH-3菌落形态一致,而其他样品不含有这三株菌,因此,可以初步确定病原菌来自轮虫,所以,加强动物性饵料的健康卫生培养,优化培养方法,是防止苗期大菱鲆疾病发生的关键性所在。 2006年5月,莱州一家塞内加尔鳎(Solea senegalensis)育苗场发生较为严重的怪病,当幼苗生长到10几天时全身变黑,很快死亡,死亡率接近100%。就这一现象,我们对整个育苗系统进行细菌调查,调查结果发现,病鱼所携带的细菌,标号为SN-1与从该育苗系统所使用的有益菌MIC中分离到的一株菌,标号为M-1,形态极为相似,经过细菌的培养得知这两株细菌都为弧菌,就对其中一株M-1进行药敏试验,结果发现这不是普通的弧菌,对多数抗生素都不敏感,仅对极个别的抗生素存在较弱的敏感性,因此,可疑是一种经过筛选的工程菌。 本论文通过对养殖大菱鲆常用饵料携带细菌与其疾病发生的相关性进行研究,为大菱鲆的健康养殖和疾病防治工作提供理论依据和参考。……   
[关键词]:大菱鲆;腹水病;小杂鱼;溶藻弧菌;颗粒饲料;白便症;假交替单胞菌属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中国海洋大学200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