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论FIDIC红皮书中工程师的法律地位及行为效力

何庆

  FIDIC红皮书被誉为“国际土木工程圣经”,其最大特色即在于沿袭了传统英式工程合同条件下一整套以工程师为中心的专家管理机制。在适用FIDIC红皮书的建筑工程项目中,工程师的行为有着相当的重要性。在一定范围内,他可以指令承包人从事建筑活动、可以决定承包人的索赔是否成立、可以决定签发付款证书、可以决定工程是否竣工、甚至可以对发包人和承包人之间关于工程建设过程中引发的争议作出对双方有约束力的决定。但是,国内审判实践中对涉及FIDIC红皮书工程师法律地位的理解与行为效力认定有些茫然,是否工程师的任何行为对发包人和承包人而言均应遵守?若非如此,则工程师在合同中的法律地位究竟是什么?其行为效力又应如何认定? 对此,笔者在第一部分对FIDIC及FIDIC系列文本进行了简要介绍,对红皮书所沿袭的工程师管理机制作了概括。在此机制下工程师受发包人委托,行工程承包合同中所确定的各项权利,负责整个工程的管理工作;发包人应任命工程师,并负有不得对工程师职权的公平行使施加不当干扰的义务;对承包人而言,工程建造施工过程中工程师是其“唯一命令源”。在基本了解了红皮书项下工程师机制的基本运作模式的基础上,文章第二部分通过对红皮书中关于工程师所享有的工程进度控制、质量控制、计量估价和合同管理四个方面权利,及其行为准则进行分析后,根据合同条款归纳了工程师在合同中所处的监理人、准仲裁人和中间人的合同地位。文章第三部分从FIDIC本身对工程师法律地位的界定和法理基础出发,根据工程师所享有的权利来源,分析得出工程师实质上具有两种法律地位:其一,工程师的基本法律地位是发包人的代理人。工程师所享有的进度控制、质量控制、计量估价权利,即为发包人在建设工程承包合同中享有的权利。发包人通过委托合同任命工程师,并在建设工程承包合同中明确记载工程师享有的属于发包人在建设工程承包合同中享有的权利。因此,工程师在FIDIC红皮书中的基本法律地位就是发包人的代理人。其二,工程师的特殊法律地位是准仲裁人。工程师在行使对合同解释的权利和处理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争议时,其权利来源于发包人与承包人在建设工程承包合同中的共同授权,故其法律地位就是准仲裁人。在明确了工程师法律地位后,笔者即以此为基础对审判实践中涉及的工程师行为效力认定问题进行了分析,归纳了基本处理规则:当工程师处于发包人的代理人地位行使相应权利时,其权利来源于发包人的授权,红皮书是工程师所获授权的内容记载。工程师在其享有的权利范围内的行为因代理人行为效力及于本人而应由发包人承受,故发包人应受工程师在授权范围内行为的约束;同时,承办人可以根据红皮书的“工程师行为视为均获发包人授权”的条款及表见代理制度,主张“工程师越权行为对发包人仍具约束力”。当工程师处于准仲裁人地位行使对合同解释的权利和处理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争议时,其权利来源于发包人与承包人的共同授权,红皮书即是授权协议,故此时工程师之行为对发包人和承包人均具有约束力。其性质为由合同双方授权的第三方作出的解释合同和解决争端的协议。工程师在这两方面作出的决定被推定为双方一致的意思表示,故一经做出,合同双方就应遵照履行,除非在规定的期限内,发包人或承办人作出明示的否定或不接受的意思表示,即发出不满的书面通知,否则,就构成一份合法有效的协议。但该协议的约束力并非具有“准司法效力”,不能作为合同当事人直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依据。法院在审查该决定的过程中,发包人、承包人应就各自否定该决定的理由负举证责任,否则法院即可确认该决定内容实质为双方一致的意思表示,对双方均具约束力,进而作出相应的裁决。……   
[关键词]:FIDIC;发包人;承包人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华东政法学院200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