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身体规训:中国现代性进程中的国家权力与身体

赵方杜

  身体,是我们生命的物质基础,是自然环境的一部分;同时,身体也是我们存在的表现形式之一,是社会建构的产物。然而,长期以来,身体却被归属为医学、生物学、解剖学等自然科学理所当然的研究对象,在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中则一直处于“缺席”的地位,真可谓“视而不见,存而不论”。直到20世纪80年代以来,身体才逐渐被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问题化”,这不仅出现在哲学、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美学、艺术等学科,也出现在后结构主义、后现代主义、女性主义、精神分析和文化研究等领域,形成了名目繁多的研究科目与持续至今的身体研究热潮。 本文主要采用文献研究法和深度访谈法,以川北剑县为例,通过对中国现代性进程中国家权力对身体的规训研究,分析这种规训的合理性与不合理性,探寻在社会进程中如何做到理解人和尊重人,进而实现马克思所说的人的自由、解放和全面发展。论文共分为六章。第一章介绍了本文的研究背景与意义,对西方与中国的身体研究分别进行了文献综述。并认为,这些研究为中国现代性进程中的身体规训研究提供了丰富多彩的微观素材和分析框架。但也存在理论与实证研究上的不足,为本研究提供了深入探讨的空间。第二章对本文的理论基础即身体社会学理论和福柯的规训理论的发展脉络、理论逻辑及其研究意义进行了阐述。随后三章则开始论述中国现代性进程中三个不同历史阶段的身体规训状况,每一章都分别从具体时代的身体观念、国家的制度设置、日常生活中的规训表现等方面加以分析。第三章污名与改造,论述了清末民国以来的现代性启蒙时期的身体规训。在“东亚病夫”这种污名化的身体观下,人们把“改造人作为改造一切的基础”,并通过培育新民、妇女解放运动、重视体育、军事训练、新生活运动等身体改造工程,试图塑造出强壮的身体,进而实现“保种强国”的目的。第四章革命与动员,论述了新中国初期在现代性初步探索阶段的身体规训。在革命化身体观的指引下,国家权力最大限度的动员和使用身体资源实现国家的价值理性目标。并从全能主义政治中的身体组织与动员、革命氛围中的身体政治学、集体社会中身体规训的日常形态等方面加以阐述。第五章世俗与消费,则关注到改革开放以来的现代性全面建设时期的身体规训。市场经济和工具理性的逻辑在社会生活中取代了传统的国家权威和价值理性的地位,使得以往附着在身体上的革命、神圣、崇高、伟大等一系列政治符码都趋于消解,更多的被赋予了现实生活的内容,形成了世俗化的身体观。并从后全能主义政治中的国家与个人、时间空间与身体、消费主义与身体等方面展开论述。第六章回顾与反思,回顾了西方现代性历程中的理性、自由和身体,反观和省视了中国现代性进程中身体规训的合理性与不合理性:即民族-国家建构进程中身体的使命化与工具化,民主-国家建设进程中身体的自主化、欲望化与商品化。 通过前面的考察和研究,本文的结论是:在中国现代性的进程中,国家权力对身体的规训总体上由直接规训转向间接规训,由显性规训转向隐性规训;这个身体规训的转变过程,使得个体在获得自由、解放的同时,也面临被不断“异化”和“殖民”的境地;这也是人作为主体逐渐消逝的过程,应当培养人的主体性,构建具有自主性的身体,从而实现马克思所谓的人的自由、解放和全面发展。 与既有研究相比,本文的不同之处主要在于以下两点:在理论研究上,对身体社会学的发展脉络、理论逻辑和意义进行了系统的梳理与探讨,推动了对社会理论的认识与发展。具体而言,明确划分了身体社会学发展的三个阶段;将身体研究概括为结构模式和行动模式两种理论模式;认为身体问题隐喻着个人与社会的关系这个社会学的基本问题,关注身体问题的实质是试图把人从现代理性的霸权下解救出来,达到人的自由、解放和全面发展。在实践研究上,考察了中国现代性进程中国家权力与身体之间的动态规训关系,为研究中国社会变迁提供了一种身体规训的分析框架。发现在中国的民族-国家建构进程中,身体表现出使命化和工具化的倾向;在民主-国家建设进程中,身体表现出自主化、欲望化、商品化和符号化倾向。而且,人们并不是身体规训的被动接受者,而是在特定的场域中采取各种策略,来或明或暗地表达他们对这种规训的抗拒。……   
[关键词]:身体规训;现代性;国家权力;身体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南开大学2010年